致我愛的少年。
久吹,目前MHA沉迷,轟出轟無差。
基本上都是坑。

【 轰出】如果星星有颜色

轰出日快樂!来不及填坑了只好把之前开的脑洞拿出来假装自己也有产出。゚(゚´Д`゚)゚。

精灵王子轰x人类勇者久,西幻paro!

他知道绿谷出久总有一天得回到人类社会里,他们相处的时间越长,他就越来越希望留住这个人。
“我去找贤者之石,陪你过好吗?”绿谷出久躺在
星空下,他们身后是燃烧的营火,在夜晚里像是星星,身下是一块有些破旧的棉布,是今天旅行时在小镇上的教堂拿到的。
绿谷出久就躺在那上面,张着他那双大大的眼睛,在黑夜和篝火的映衬下,墨绿的眼眸里像是有流星飞过。
贤者之石,可以令人不老不死的传说。
那可是人类找了这么久都没有找到过的东西。
他从遇到绿谷出久那一刻开始,就做好了这个人不可能陪...

太開心啦!

記個梗

大概是個單向暗戀10年,兩人都成為職英之後的故事

「我的英雄從來不是人偶,是綠谷出久這個人。」

【轰出】TALK ME DOWN

*MHA/轰焦冻×绿谷出久

*前面CP感没有很重

*时间线不要苛求

*渣文笔,很久没写文了...

***后面欧叔死亡情节有,注意避雷***


绿谷出久开始崩坏,是在欧鲁麦特死后第三个月。

轰还记得那天,他站在雄英的训练场顶端,他们这一届学生再过一个月就要毕业,各自前往自己所选择的事务所,正在为了最后的期末考式锻鍊。

经过那一战之后过了三年,他早已经不在意自己的血统,两边的能力操控的越来越得心应手,也有了自己独特的必杀技。

欧鲁麦特这些年来已经再也没办法变的像以前进行英雄活动时那样了,尽管和以前相比瘦弱了许多,却也让人更加有了亲切感。

欧鲁麦特在底下看着他,笑着称...

沒想到自己還能回來,剛剛一刷圈裡很多姑娘都退了,心面孔也挺多的,自己全職結束完才看去填的,沒想到在那之後還是有這麼多人喜歡他們,真的好開心阿。
也想動手填填之前的坑了,還有個哨向寫了八九成,希望我還挖的到那個文件。
還是很喜歡沐秋,其實之前推測過他的生日是10月21號,沒想到蟲爹給的只差一天,我們是不是看了同個星座解析23333

【伞修伞无差】冬日

*虐

*虽然吃了满口糖但是脑子不听使唤QvQ

*没什么CP向(吧)

------------

又是一年冬日。

一走到室外,叶修便打了个冷颤,他怕冷,整个人裹得严严实实,活像颗球。

今年冬天比起以往冷了许多,迎面刮来的风刺的他闭上眼睛,缩着脖子深怕细雪滚进外套里。

他眯着眼逆着风走着,看见路旁层层积雪,恍惚想起多年前那个冬日,那人还在。

那时他们刚走出网吧,叶修半张脸都缩在围巾里,换做平常他大概会跟身旁那人打打嘴炮,但这么冷的天他不爱说话。那人也习惯了他这习性。一路无话,直到那人大喊:

"叶修!"

他下意识转过头去,啪的一声,视野里就充满了纯白伴着雪那冷冰...

完美回答【修伞】

*特别特别OOC


一个夏日的午后,苏沐秋夜观星象,掐了掐手指,又看了看日历。

想真是

恩,今天是个良辰吉日。

于是他决定来实行之前苏沐橙给他的告白法。

"叶修,"苏沐秋把椅子转了个向,严肃的看着正在喝水的叶修问:"你喜欢水吗?"

叶修表面上淡定的喝水,心里想:天啊这人又要发什么病了。

叶修(-_> - ):“水就水,哪来什么喜欢不喜欢。”

苏沐秋想你能不能配合一下我的剧本!

苏沐秋:“叶修你是不是特别特别喜欢水”

苏沐秋摆出一个“说是不然你今晚没饭吃”的眼神。

叶修看了看苏沐秋的眼神,想我还是不要跟晚餐...

我的眼裡只有你沒有他。 很少在這裡發廚的,但是這我真的要講一下。 我看全職多久,我就粉了他多久。 整整一年了,我從粉上他我就每隔一段時間沒在碎念:什麼時候出官周什麼時候到底什麼時候我有生之年買不買的到你的周邊... 真的不誇張,我朋友都知道... 終於!昨天他實現了! 那個傘柄,那個褲子!我就不信君莫笑會拿那種塑膠傘傘柄的傘!(除非那其實拿著傘的老葉,真這樣我就崩潰)

昨天半夜看到時我都要哭了,手還抖著,差點尖叫。

今天我去學校說:天天天你們知道嗎!!我粉了一年的人要出官周了!加上轉圈圈,我同學還以為我瘋了。

可是真的就是開心啊!

開心得快哭了。

終於,我終於可以買到他的官周了。

太開心了真的。

最後讓我吐...

立秋。我心裡的那個少年。

自我腦補的傘哥背景,求別噴...沐橙那句變故真的是太令人心疼。

想把很多東西都給他。

不知道是什麼體,反正自我意識流...

文風變化得有點大,因為原本是隨筆亂寫的...

不介意就看下去吧>


00
他是一个长相清秀,干干净净的少年。

有一双好看的眉眼,眼珠里有一抹很浅的褐色。

他骨子里不温柔,甚至有那么一点骄傲自满。


01

蘇沐秋以前在孤儿院时会为了比他小的孩子被欺负而和人大打出手,被打的满身是伤的时候仍然嘴硬的对哭得满脸泪花的沐橙说:一点也不疼,别哭了。


02

他不是一个蘇沐橙沐橙跌倒了就冲过去好生安慰的哥哥,反倒是个会转过身不理她,等她自己爬起来...

【伞修】無題(一個小段子)

dawn不會棄的,只是我想積點稿...(。之前太懶了(欸

只是一個小段子、在原著上的一個小想像、有加黑的地方引用原著描寫。

以及最近想要寫百日傘修(你辦不到

不確定有沒有CP走向...應該很淡,但我站傘修所以他就是傘修了(欸


这是叶修的第一个冠军奖杯,同时也是他第一次亲手从联盟手上接过奖杯,他不禁恍惚。

他终究是得到了,从那个下着雪的夜晚,然后一路走来遇到了这么多的事情。

叶修觉得自己应该是开心的,但同时又有太多其他的情绪。

他实现了,他让当年那个曾经失败、被遗忘的梦想站上了荣耀的巅峰。

接过奖杯时,他觉得他的手在颤抖,金属质感的奖杯他却摸到了一丝不属于它的温热。

他突地...

【全職/有點沒CP向的傘修】無題

虐,慎入。

覺得自己沒辦法灑糖嚶嚶嚶( ´•̥̥̥ω•̥̥̥` )

大概沒CP向吧,就是想寫寫葉神懷念傘哥的故事。

葉神大概快40了?未婚。反正就是...你們知道的。


年幼的女孩子有一个叔叔。

她的爸妈总是在忙,爷爷奶奶总有一种长辈的压迫感,所以整个大宅里和她最亲的人就是她的伯伯。

他讲的话总是没有一丝虚假,也不会让人有身为长辈的压迫感,所以她总是跑到他的房间嚷嚷著要听故事,而那人会用已经长满的茧的的双手抱起她到腿上。

她听过爸爸说叔叔以前是一个玩游戏的选手,而且玩得特別好,不知道是不是这缘故,她总觉得那双手很漂亮。

"今个儿想听什...

【傘修】如果蘇沐秋還在,現在會變得怎麼樣?(小段子)

第一次發文獻給了傘修,是個虐虐的小段子。

文筆渣請別介意;;

------------------------------------------------------------------


葉修曾經想過,如果蘇沐秋還在,現在會變得怎麼樣?

──或許,嘉世不會止步於三連冠。

──或許,他不會有那樣的退役。

──或許,君莫笑現在仍在沉睡著。

──或許,他這輩子都不會來到興欣網吧。

──或許,他不會在網遊裡認識這麼多人。

──或許,他不會創造一支草根。

──或許,聯盟史上不會有過37連勝的紀錄。

──或許,戰斗法師和神槍手的組合會早在十年前就出現。

──或許,一葉之...

夕陽和書枝

© 文羽 | Powered by LOFTER